首页 >教育

冷暖自知扯不清的TD式中国创新iyiou.com

2019-03-11 15:53:45 | 来源: 教育

冷暖自知:扯不清的TD式中国创新

近日,在通信产业圈内,有关TD(主要是中国移动3G时代主导的TDSCDMA)的创新或者说商业价值展开了激辩。其实就通信产业一个时代(3G)的创新和标准仅凭几篇洋洋数千字或者数万字的评论就断定其价值都是不客观的。所以与其搞些让多数人看不懂的技术术语(某些业内人士以此为傲或者说以此为噱头来证明自己的高大上)让人根本没有耐心读下去或者根本看不懂(这可能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不如从业内公认和被市场证明的简单事实来评述是否更有说服力?这点我们非常欣赏国外科技博客的做法。

在此我们要声明的是我们不是什么业内专家或者意见,只是行业的普通观察者兼用户。所以我们的评论可能不专业,

甚至在专业人士眼中是可笑的,但应该是直白和通俗易懂的事实。

对于TD-SCDMA,中国移动投入巨资的事实应该没有人否认吧?根据野村证券的统计,截至2014年底,TD-SCDMA络建设累计投资超过1880亿元,加上中国移动投入的终端补贴、营销资源,保守估计投入远远超过2000亿元。

既然有投入自然要以回报来衡量如此的投入是否值得?当然按照业内的观点,这种回报一种是有形的(例如给主导的中移动及相关产业链厂商和用户带来的实际收益和体验),至于无形的回报则很难量化,涉及的因素也很多,换言之,只要对TD-SCDMA持不同观点的人在此都可以找出不同的理由来支撑,这就是中国所谓的公婆各有理吧。

先来看看有形的回报。说实在的,要想理清也很有难度,不过有一点也是业内和市场的共识,就是TD-SCDMA在3G时代与对手电信和联通的CDMA和WCDMA的较量中并未占到优势。为何?主要是用户体验甚差并在市场和用户中逐渐形成了惯性认识。所以3G时代,有需求的用户要么选择电信和联通的3G络,要么滞留在中移动的2G络上。如果用户出于使用习惯或者是情怀的原因,滞留在中移动的2G络上,中移动到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但让中移动感到恐惧的是,部分2G中移动的用户转向了对手的络,存量用户减少,新增用户的多数也选择对手的络,同时鉴于移动互联发展的迅猛(流量逐渐成为运营商营收和额利润的主要来源)趋势的庞大压力,即便是具有庞大用户基数的中移动也意识到长此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我们不知道这是否是中移动快速上马TD-LTE的原因之一?

也许有人在此会称,4G是大势所趋,中移动率先发力4G的TD-LTE是高瞻远瞩,抢占先机。这个说法有道理,我们也很赞同,我们只是想反问一下,假设当初的TD-SCDMA没有出现上述的尴尬,即与电信和联通的竞争和体验不相上下,中移动还会如此积极和快速上马TD-LTE吗?毕竟当时3G还处在发展中,中移动、联通、电信的3G络远未到饱和状态,3G也能很好满足市场和用户的需求,既然如此,从商业常识的角度,三大运营商谁都希望能利用3G络服务尽可能收回投资的成本,甚至盈利。

事实上,联通和电信在3G时代用户的ARPU值均出现上升的良好势头,相比之下,中移动虽然TD-SCDMA的用户数也在增长,但肯定没有达到中移动的预期,而且中移动也知道其获取的用户的成本及获得的回报间的得失。所以我们认为从回报的角度看,TD-SCDMA远未达到中移动的预期,并导致了3G时代中移动竞争力阶段性的下滑,从市场和用户的角度,中移动如此的付出也并未被认可,并使得中移动发力TD-LTE而引发联通和电信被动的追赶,又导致三大运营商3G络资源的浪费。那么问题来了,TD-SCDMA从有形的回报看,到底是是失败了还是成功了?或者说是得大于失,还是失大于得?我们不敢妄下定论,只能说它的负面影响不小妾不可忽视。

接下来看看TD-SCDMA带来的无形影响。按照业内人士的观点是自主创新并为今天的TD-LTE奠定了基础。那么实际的情况又是如何?

公认的事实是,TD-LTE是在限度提高与FDD相似度的条件下设计的,也就是说主导FDD的公司也在主导TD-LTE,由于制定LTE-FDD的公司就是原来制定WCDMA的那些公司,所以TD-LTE绝大多数的技术产权仍然掌握在原来的那些WCDMA巨头上。即更大TD-LTE专利的大部分份额仍掌握在高通、爱立信、诺基亚、三星等国外厂商手中。

根据相关数据,高通和爱立信在LTE领域的专利份额之和可能就已经过半数。这之中,TD-SCDMA 以自己的帧结构等少部分专利嫁接到以国际厂商占主导的LTE FDD上面,形成了兼容版TD-LTE。由于专利的复用比例则微乎其微,TD-LTE和TD-SCDMA几乎没有关联。

基于这个事实,我们是否可以认为所谓TD-SCDMA为TD-LTE发展奠定或者说可资借鉴的价值微乎其微呢?至少不想我们有些业内人士说得那般重要这个说法可以接受吗?还有一点要列举这个事实的目的是说明,当中移动推TD-LTE之初,业内因看到有TD字眼,竟然担心TD-LTE会重蹈TD-SCDMA的覆辙,这是否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业内对于TD-SCDMA的恐惧(主要负面)而证明TD-SCDMA并不成功?

当然,中移动在TD-SCDMA的巨大投入自然不会轻言放弃,所以在发展TD-LTE之时,其提出了多协同的战略。很好的战略,但中移动似乎忽略为重要的一点就是TD-SCDMA络本身存在的问题不会因为所谓的多协同战略就变成了另外一张TD-SCDMA络。具体的表现是,当没有4G(TD-LTE)络时会切换到TD-SCDMA络,此时用户的体验与3G时代的TD-SCDMA并无二致。而3G时代因为它是那么的美好的TD-SCDMA要么没有络覆盖,要么有络覆盖没有速度(至少用户的感知是这样),形同于虚设,这也是为何用户(至少我们)在使用4G时,担心的就是上那个4G标识显示消失(没有4G络),而显示以平和的态度来摆事实、讲道理的3G标识对于我们基本没有实际意义,这个时候我们谁都清楚,虽然处在TD-SCDMA的络覆盖中,但它所谓可用性极低,至少我们已经不把它当成什么3G络了(几乎解决不了我们基本的上流量速度需求)。

还有一点我们困惑或者需要专家们通俗解读(不要玩专业术语),自中移动大力发展TD-LTE之后,之前2G通话的质量及首次接通率均大幅下降,掉线率却明显上升。对此有分析称,这是2G、3G和4G频段间的干扰所致。那么我们由此推断的是,如果没有TD-SCSMA络的话,这种干扰是否会少些?毕竟如前所述,TD-SCDMA路并未发挥其应有的作用,所以从得失平衡的角度,它的存在是否是在帮倒忙呢?即用户非但没有体验到TD-SCDMA的价值,反而在降低用户2G体验上起到了反作用(充当了一个干扰源),这也让我们在思考一个问题,中移动的多协同战略,TD-SCDMA络在其中究竟起了一个什么样的作用只有知道追求美好的目标?语音有完善的2G络,数据有TD-LTE络,中间的TD-SCDMA络真的不和或缺吗?还是像业内多说的,它目前的存在只是充当TD-LTE的过渡,一旦TD-LTE(加上LTE FDD)实现覆盖的目标,TD-SCDMA络真的还有存在必要吗?

综合上面很不全面和专业的简单分析,我们对于TD-SCDMA价值的看法更倾向于失大于得。而至于对于中国自主创新有何启示,我们只能说一味地等待自然不行,但盲目上马似乎更是危险。其实有关TD-SCDMA的得失,恐怕只有身处其中的中移动及相关厂商有发言权,所谓冷暖自知就是这个道理。

2018首届供应链产业金融创新与合作峰会12月上海隆重举行
研究案例
棕榈大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