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面对科学与人文信仰与迷信时要记得科学只是

2018-12-03 16:08:35

面对科学与人文、信仰与迷信时,要记得“科学只是工具,要对它有戒心”

■漫画/张滨  近日,复旦大学历史学和人类学联合课题组发布关于曹操家族DNA研究成果,首次100%确定曹操家族DNA。“科学”证明相关“史料”都不正确,曹操既不是曹参的后裔,也不是出自夏侯家。该课题组声称,下一步将启动通过DNA验证孔子及其后人、尧舜禹、黄帝、炎帝是真实历史人物还是传说人物的研究。  这一言论让很多友恐慌:“人家在探索宇宙,咱们在挖坟!”事实上,自“五四”以来,关于中华民族起源问题的争论,从来就没停止过。一边是专家学者们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寻证据,要让五千中华文明史“有史可查”,一边却是国民大众的“难以接受”。  相关专家则认为“曹操很忙,皆为利往”,要分清纯粹的科学研究和科学旗号背后隐藏的各种利益链———“莫为利益扰古人休息”。  研究没问题,质疑也可以。但在处理科学与人文、信仰与迷信关系之时,学者江晓原的态度值得我们学习:“只要正确认识到科学已经告别了它的纯真年代,我们就很容易获得对科学的正确态度———科学只是工具,这个工具能帮人,也能伤人,要对它有戒心。”  让我们看看下面这些考古风波,或许会有更多的收获。  ●“禹大约是蜥蜴之类”,顾颉刚否定“尧舜禹”  1923年的5月6日,新出版的《努力》增刊《读书杂志》第9期上,刊登了一篇洋洋洒洒长达五千余言的书信。在这封书信中,年轻的历史学家顾颉刚以他年轻人特有的大胆和勇气,对尧舜禹以前的古史提出了完全不同前人的看法和观点,推翻传统所谓的“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等概念构成的中国古史系统。这篇名为《与钱玄同先生论古史书》的长书信的发表,就像一枚原子弹的爆炸,立即在学术界掀起一场轩然大波。各界专家的考辨争论层出不穷,持续长达三十余年。  史学考证还是穿凿附会?  在疑古的道路上,顾颉刚越走越远。他说:“至于禹从何来?禹与桀何以发生关系?我以为都是从九鼎上来的。禹,《说文》云,‘虫也,从禸,兽足蹂地也’,《说文》云,‘兽足蹂地也。’以虫而有足蹂地,大约是蜥蜴之类。我以为禹或是九鼎上铸的一种动物,当时铸鼎象物,奇怪的形状一定很多,禹是鼎上动物的有力者;或者有敷土的样子,所以就算他是开天辟地的人。”  顾颉刚的大禹研究在此后的学术界和社会上反响巨大,《古史辨》第二册中就收入了当时的不少批评文字,其中一些对顾先生研究方法的批评颇为中肯。张荫麟先生认为“其所以致误之原因,半由于误用默证,半由于凿空附会“。傅斯年指出“找出证据来者可断其为有,不曾找出证据来者亦不能断其为无。”  大禹是条虫的说法,几乎成了当时流行的笑话。攻击顾颉刚的不仅仅是历史学家,还有一些文学家。鲁迅在《故事新编·理水》里的“鸟头先生”这个角色,就是影射顾颉刚。  ●“山西发现6200年前女娲遗骨”,引发舆论哗然  2012年6月2日到5日,一批考古、历史、神话与民俗等专家出席山西吉县人阻山考古文化旅游坚评听证会,鉴定了在山西省吉县人祖山娲皇宫女娲塑像下所发现人骨,经北京大学C14同位素测定,人骨的年代距今约6200年前,搭配明代书墨题记,被专家们认定可能是传说中史前三皇时代的女娲遗骨。    专家认为女娲不止一个  据报道,早在1984年,娲皇宫遭人破坏时,考古工作者就在女娲塑像下发现遗骨,包以黄绫,盛于木函。从2011年8月13日至10月9日,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对人祖庙进行了“抢救性”整理,发现战国、汉唐、宋元、明清、民国时代遗物291件(套),并在娲皇宫积土中找到人头骨、木函残片和距今2100至900年曾作祭品的动物骨头。  专家认为,在漫长的母系社会中,女娲首先是原始氏族的名号,同时也成为氏族首领的名字,不会只是一个女娲,会有一代又一代的女娲产生。木函遗骨可能是某代或一代女娲骨。    友调侃,以后或许还会发现孙悟空遗骨  听证会后,有媒体发布消息称“山西发现6200年前女娲遗骨”,引发一片哗然。民众普遍认为,女娲是中国上古神话中的创世女神,遗骨事件纯属当地炒作,背后是发展旅游的经济冲动。有友调侃:“女娲不是人首蛇身的吗?”更有友调侃:“希腊发现黄金圣斗士遗骨,美国发现米老鼠遗骨,日本发现奥特曼遗骨,花果山发现孙悟空遗骨……”  证据缺乏说服力,结论又漏洞百出,为什么本该恪守科学精神的专家学者们会得出如此不负的共识呢?这不能不令人联想起另一则:据《山西经济》2011年10月26道,山西吉县与当地某煤老板达成协议,由该煤老板投资7.8亿元开发人祖山风景区,目标是“倾力打造中华人祖文明山”。  ●夏商周断代工程,五千年文明史仍差一千年  虽然我们古代文献中清楚地记录了夏、商、周三个早的朝代。但是,有案可稽的早的年代,按照司马迁的《史记》也只能追溯到西周晚期,即公元前841年。再往前的西周早、中期和夏、商两代,只有帝王的世系而无年代。这就是说,五千年文明史中仅有三千年“有史可查”。对国民来说,“这事儿很煞风景”,使人说起五千年文明史来,“理不直,气不壮”;对学者来说,“五千年的文明史一直不能得到中外史学界的公认”而令人愤愤不平。    200位专家,历时5年,连办公室秘书都是博士后  为填补中国文明史的空白,“夏商周断代工程”于1996年正式设定,工程集中了9个学科12个专业,200多位专家学者联合攻关。历史学家将以历史文献为基础,把中国历代典籍中有关夏商周年代和天象的材料尽量收集起来,加以分析整理;天文学家要全面总结天文年代学前人已有的成果,推断若干年代,为夏商周年代确定科学准确的坐标;考古学家将对和夏商周年代有密切关系的考古遗存进行系统研究,建立相对年代系列和分期;在测年科学技术方面,主要采用碳14测年方法,包括常规法和加速器质谱计法。据报道,这一高层次的科研工程,连办公室秘书都是博士后。    禹的问题弄明白了,尧舜仍是个谜  研究的情况大致是这样的:夏代的开始年估计为公元前2070年,夏代和商代之间的界限估计为公元前1600年,盘庚迁殷估计为公元前1300年。这样的研究结果把中国文明史扎扎实实地落实在四千年左右了,但可惜的是,脚步走到大禹的门前就停滞不前了,无法描绘出尧舜时代的图景,距离五千年文明仍然相差一千多年。断代工程的已经竣工,中国的历史继续停留在夏商周时代。    争论不断,成败难定  2002年10月,“工程”发表了《夏商周断代工程年阶段成果报告(简本)》,在海内外引发巨大争论。从纸上的史料考证,到实地考古挖掘,再到高科技的精密检测,为了这五千年文明史的有史可查,为了老祖宗尧舜禹是神是物还是人,争争吵吵近百年。背后原因当然不是简单的祖先崇拜,而是有着当下现实的驱动力,或为利益,或为话语权,不一而足。  (据搜狐文化)(来源:新快报)

钢质防火门厂家
电动观光车
小龙虾苗多少钱一斤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